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易枫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躺在一间豪华精美卧房的大床上。

  易枫猛然一惊,立即从床上弹跳起来,正要逃跑。

  这时卧房门开了,一个贵妇画着浓妆,一身轻纱,玉足上踏着宫鞋。

  不过易枫可没心情欣赏,警惕道:“你想怎样?”

  贵妇用手肘撑着肚子笑道:“好人,你把奴家整的七荤八素的,奴家一切都依了你了,还能怎么样,你怕我怎地?”

  易枫一愣,不明白这女人到底什么心思?怎么态度突然变好了?易枫沉声道:“你不是想要告诉元帅,让他杀了我吗?”

  贵妇扑哧一笑道:“那是开玩笑的,本来只是想吓吓你,而你倒好,当了真还那么粗爆的对奴家……”

  说着,贵妇摸了摸微肿的脸蛋,幽怨的看着易枫。

  “这么说来,夫人并无要告诉元帅的意思?”易枫问道,这女人刚还要杀自己,现在又变得这般,这态度的转变让易枫捉摸不透。

  酷dF匠}◎网#a首发0

  “当然啦~”贵妇走到易枫面前,温柔道:“你乖乖的做我的小相公,给我快乐,我给你荣华富贵,好不好?”

  易枫听了这话,心里也就明白了,这女人是空虚想找人陪伴,想想也是,曹忠贤年近六十,而这女人不过三十几,曹忠贤肯定不能令她满意,再加上曹忠贤经常在外风花雪月,更是没时间光顾她。

  易枫说道:“夫人不怕被元帅知道吗?”

  贵妇冷笑道:“你害怕了?”

  “当然不怕,小人怕的是不能与夫人长相厮守!”话是这样说,可易枫心里却不是这样想的,他想的是这女人是曹忠贤的夫人,在帅府有很高的地位,对自己以后的发展肯定有利用价值,所以不如现在哄住她,日后也好给自己留个方便。

  贵妇媚眼如丝的爱抚他的脸庞,从鬓角一直到下巴,红唇向外鼓出,轻轻的吹着他微微隆起的喉结道:“好,我的易郎,以后元帅不来,我们就做一对长久夫妻,我不会亏待你的……”

  “是,夫人!”

  贵妇伸出两根玉指,封住他的嘴唇说道:“别叫我夫人,我的名字叫王颖莉,没人的时候,叫我颖莉,还有,你在我面前可以不必自称是小人,你我之间,难道还用得着这么见外吗?”

  易枫将王颖莉揽入怀中,甜言蜜语道:“颖莉,你真是仙女下凡,我易枫这辈子,还从没见过你这样的美人!”

  “我也没见过,易郎你这样的美男子,我想……”王颖莉脸色酡红。

  第二天,天刚亮,易枫就从王颖莉的卧房离开了,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

  曹忠贤也回了帅府,在吃过早饭后就把易枫叫去了正厅。

  正厅前有两座石狮,左右两边各站有十名士兵,个个站姿笔直,一看便知是精英士兵!

  易枫走进正厅,曹忠贤坐在红色檀木的太师椅上,左手边坐着王颖莉,她媚笑着,目光一直在易枫身上,可易枫可不敢与她眉目传情,一脸正色,易枫恭敬敬礼道:“末将参见元帅!”

  曹忠贤指了指右手边的椅子道:“坐吧!”

  “谢元帅!”易枫坐在椅子上,心里思索着曹忠贤找自己有什么事?

  曹忠贤喝了一口茶说道:“易枫,你家里还有什么人?”

  突然的提问,让易枫一愣,不明白曹忠贤的心思,易枫小心翼翼回道:“末将自小就独身一人,未曾有过亲人?!?/p>

  “哦,没想到你的身世挺可怜的,这样吧,我打算收你为义子,你可愿意?”曹忠贤看着易枫缓缓说道。

  易枫又是一愣,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曹忠贤见易枫不说话,以为他不愿意,皱眉道:“怎么,你不愿意?”

  “当然不是,元帅能收卑职为义子,是卑职祖上积德,家门之幸,是无上荣光之事,卑职怎么会不愿意,只是感动得一时无法言语?!币追慊汗窭戳⒓幢砻餍囊?。

  曹忠贤露出笑容道:“好,枫儿,以后你就是我曹忠贤的干儿子?!?/p>

  易枫心里大喜,虽然不知道曹忠贤为什么要收他作义子,但这百利无一害!立即从椅子上起身跪下激动道:“枫儿拜见干爹!”

  说完,易枫朝曹忠贤一叩首,接着又朝王颖莉一叩首道:“枫儿拜见干娘!”

  “哈哈哈!好好好!”曹忠贤很是满意高兴?!  捌鹄窗?,枫儿?!辈苤蚁退档??!  笆?!”易枫站身坐回椅子上。

  曹忠贤看向王颖莉说道:“你先下去,我有些话要和枫儿说?!?/p>

  “嗯?!蓖跤崩虻阃?,起身往外面走,在经过易枫身边时停下,看着易枫媚笑道:“枫儿,下午陪干娘一起出去逛逛街吧,我前些日子看中几件衣服,顺便也给你买几件,算是我这个干娘送给干儿子的第一份礼物吧?!?/p>

  说完,王颖莉给易枫抛了个媚眼,然后扭着细腰走出了正厅。

  微信搜“酷匠好书”,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