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好一会儿,伍文彬放开田择,轻轻摸了摸田择的光头,嗯,很光滑,没有伤口,似乎颅骨也没什么暗伤……他小心的问道,“小朋友,平时,会不会感觉到头有些不舒服?”

  “……”田择摇头。

  “身上其他地方呢?”

  “……”田择摇头。

  t最、☆新BO章/节a上%)酷匠I#网:\0H

  “有没有走路不稳,经常摔倒?”

  “……”田择继续摇头。

  “看东西清楚吗?”

  “清楚!”终于不再摇头,使劲点头……

  “说谎不是好孩子哦,如果有也没关系,小朋友,给伯伯讲真话,好吗?”

  “田择不说假话!”

  交流相当的不成功,好吧,很失败!

  伍文彬迅速被田择不歇气儿的晃脑袋和始终一成不变的语气打败了。

  他有些郁闷的看了看同样一脸无奈的谭奶奶,对田择说到,“小朋友,你自己坐一下,伯伯有点事情和奶奶讲,好吗?”

  “好!”

  伍文彬和谭静一起走出帐篷,谭静着急的问道,“是不是他脑子有问题?问题很严重?”

  伍文彬沉吟了一下,组织了一下措辞,“谭大姐,他身体倒没什么太大问题,确实挺健康。不过,他脑袋里的经络状况……嗯,好像比较糟糕,根据望诊和切脉,怎么说呢?”

  “这样的经络情况,我以前只在植物人身上碰到到过,我们中医叫这个情况是“活死人”,按你们西医的话说,他的大脑完全没有反应,应该是个植物人???可是他却明明有意识!而且各种神经反应也完全正常,所以我有些搞不懂,这不科学??!你给他做过CT和脑电图吗?”

  “不会吧?你会不会看错?有这样的植物人吗?”谭静无论如何无法接受这个诡异的结论。

  如果放在以往,伍文彬估计已经生气了,跟谭奶奶吵一架都有可能——这是在质疑他的专业能力,特别还是一个西医在质疑。

  不过这次田择的情况,的确非常怪异,所以伍文彬也仅仅叹了一口气,“你带他先做个脑电图还有CT吧,这个医案我是无能为力了?!?/p>

  “会不会仅仅是面瘫?”

  “不可能,面瘫我再看不出来,我真的不用混了……说真的,本来看他比较瘦弱,还以为有点气血不足。不过他除了脑袋,身体真的很不错?!蔽槲谋蛎缓闷幕亓颂肪惨痪?。

  “呃,对不起,是我有点着急了……好吧,谢谢你了,我带他去做脑电图?!?/p>

  “呵呵,谭大姐客气,也没帮上什么忙。这孩子的情况的确奇怪?!?/p>

  说罢,两人返回帐篷,却惊讶的发现,田择正捧着伍文彬放在桌面上的《黄帝内经》看的起劲。

  伍文彬走过去笑着说,“小朋友,书上面的字都认得吗?”

  “认得!”

  “全部?”

  “都认得!”

  这个回答让两个大人很是惊讶,五岁的孩子能把字认全,已经是一个不小的奇迹了,更何况这本繁体版的《黄帝内经》,有很多字相当的生僻。

  “那么能看懂吗?”

  “全部记住了”。虽然回答的很干脆,可这个,好像有点所答非所问。

  “记住”——这是1号预置给2号的一个常规任务??吹饺魏文吧亩?,先记(存储?)下来,回头等田择的大脑皮层逐步复苏,再分门别类的塞回去,形成田择自己的记忆,所以2号对于记忆各种各样的新鲜东西,从来都非常热衷。

  好吧,虽然回答的有点似是而非,但这个答案,确实把两个大人镇住了。

  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但两人多少都了解了田择(2号)的习惯。

  只要他说出来的,基本上都是实话;如果不知道,他会干脆的摇脑袋;至于某些他不愿意回答的问题,他既不点头也不摇头,就是发呆无视,却不会编一套说辞来应付。

  所以说田择说记住了,那么十有八/九是真的。

  两个大人有点兴奋了,这个原本让两人很无奈的医案,现在似乎变的有趣起来。俩人也不急着带田择去检查了,伍文彬兴致勃勃的说,“小朋友,你给奶奶和伯伯背一背你看过内容的好不好?”

  “……”田择用拒绝回答来表示反对,不过被两个无良的大人给无视了。

  谭静直接从田择手里把书拿过来,翻回第一页,说道,“来,阿择乖乖宝贝儿,给奶奶背一下第一篇……”

  如果此刻田择脑子里是1号,它估计能很传神的模拟出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墒?号这个木头疙瘩,暂时还没这么高端上档次,它的人际关系数据库还非常简单,面前这两个一直比较友善的大人,暂时被归类为“善良的普通人”,按照规则,对于这类人,应该采取的策略是,“非必要情况下不应拒绝,一定程度的配合?!?/p>

  背书,不属于“危险动作”,所以田择只好按照他们的要求去做,“上古天真论篇第一昔在黄帝生而神灵弱而能言幼而徇齐长而敦敏成而登天乃问于天师曰余闻上古之人春秋皆度百岁而动作不衰今时之人年半百而动作皆衰者……帝曰人年老而无子者材力尽耶将天数然也岐伯曰女子七岁肾气盛齿更发长……将从上古合同于道亦可使益寿而有极时”

  随着田择声调平淡毫无顿挫的童音,两个大人越来越惊讶,居然一字不差。如果说有什么问题,那就是因为原书没有句读和标点,田择自己完全不会断句,只有换气的时候才会停顿一下……

  不过伍文彬可不在乎这个,他一脸欣喜的问道,“小朋友,你以前读过《黄帝内经》?”

  “没有!”

  “就是刚才那一会儿你就全都记住了?”

  “是的!”

  伍文彬和谭静互相看着对方惊异到目瞪口呆的表情,都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震撼。过目不忘啊,刚刚俩人出门说话,有没有两分钟?介个……太NB了。

  这算什么?走路捡了个大皮包?

  俩人已经彻底忘了还要给田择继续检查身体什么的,全身心投入的开始研究起田择的记忆力来。

  谭静还是有些哄孩子经验的,担心被两个大人莫名其妙的折腾,会引起田择的反感和不安,所以专门跑到儿科帐篷,去要了几个棒棒糖……

  其实她大可不必如此,田择暂时还不会对简单重复或者繁琐这类事情,产生任何厌烦情绪,或者说2号暂时没有任何情绪,不管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

  田择没有拒绝这个测试,但也老实不客气的把几根棒棒糖笑纳下来。

  作为田择事实上的“监护人”,2号对于任何能够带给田择能量的物品,都不会拒绝??銮以谒募嗫赜氲鹘谥?,田择对于营养成分和能量的吸收与消化方式非常高端——完全数字化,所以大可不必顾忌什么糖吃多了发胖、长蛀牙之类的问题。

  虽然知道田择事先记背过各类中医典籍的可能性不大,但为了确保准确性,谭静两个人还是避开了伍文彬携带的所有医书,随便找了一张伍文彬出国前在飞机上赠阅的《参考消息》。

  谭静指着头版的文章让田择读,读完之后两人拿回报纸,随便找了其中一段,提示了开头几个字,要求田择接着往下背,果不其然,田择不磕不绊的把整篇文章给背了出来,这篇文章有标点,田择背诵的很通顺,甚至其中的几个英文单词,也用非常准确的发音读了出来。

  谭静震惊之余,田择让她不由想起《雨人》那个在赌场里无往不胜的自闭症患者雷蒙。

  难道田择属于这种情况?

  当谭静还在看着手里的《参考消息》发呆,伍文彬已经迅速的完成了怪蜀黍变身,拿着一个棒棒糖,声音怪异的诱惑着田择,“田择小朋友,想不想跟着伯伯学习中医???”

  微信搜“酷匠好书”,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