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主,难道预言是真的?”青竹峰峰主,杜若风上前道。

  木烈沉吟不语,紧紧注视着天空中的变化。

  元气云团又从新聚拢在了一起,将天空中的七星遮蔽。

  五长老,也就是苏贤重,见四方峰主尽皆眉头紧皱,满脸忧色,出声道:“诸位不必过于担忧,我们极木宗,作为大金王朝第一大宗,传承近三千载岁月,底蕴之深厚,不是说灭就灭的?!?/p>

  “三年之内灭我极木宗?可笑之极,我苏贤重首先就不答应?!?/p>

  作为极木宗内,第二强者,苏贤重说这话时,自有一股天下唯我之气势,全身元力涌动,隐有风雷之声,却莫名的给众人带来一丝安全感。

  程虎等人明显松了一口气,也许真的是他们过虑了,极木宗内拥有六大灵神境强者坐镇,更有祖上流传下来的护宗大阵护佑,不是说灭就能灭的。

  即使是整个大金王朝的元修界强者联合起来,对他们进行围攻,他们仍然有信心撑过三年,又怎么可能会在三年之内灭宗呢?!

  “宗训一直传承至今,想必不是空穴来风,我们还是早日拿出应对之策方好?!?/p>

  这时,一直没有出声的红桐峰峰主,木桐说道。

  作为六人中唯一的女子,她的行事准则,一贯更加保守安稳一些。

  话音刚落,天空中的元气云团,猛烈翻滚起来,疾风骤起,呼啦啦地吹得极木宗五峰上的林木狂摇。

  此时五峰之中,已然乱成了一片。

  地面震动开裂,狂风席卷,天空中元云遮蔽,丛林中野兽狂奔。

  众弟子匆匆奔走,向着各峰的演武场聚集,各峰的演武场皆在峰顶,地势开阔,相较于峰内其他地方的复杂地势,要安全得多。

  “宗主,是否开启护宗大阵,再如此下去,宗内弟子怕是会有不小的损伤!”

  看着下面的情况,杜若风道。

  “要下雨了!”

  木烈突然没头没尾的回了一句。

  杜若风等五人微微一愣,这都什么时候了,谁还有心情管他下不下雨!

  此时,苏木两家的主要人员,同样登上了七星峰的峰顶,占了演武场最中心的位置。

  “岳父大人,可知发生了何事?”

  苏贤重之子,苏子贤向站于首位的中年男子躬身问道。

  M酷…匠网GM正√版q首o=发W:0c

  “不知!”

  中年男子看着天空,淡然道。

  这男子,正是木无淳。

  两家家主不在,众人不约而同的皆以木无淳为主。

  木无淳是一个儒雅的中年人,穿着一身白色长衫,手握寒梅折扇,留着八尺长须。

  长衫随风摆动,让人有一种他随时要乘风而去之感。

  他是整个极木宗的首席外事长老,向来处事严谨,不愿说之事,没人能够让他开口。

  “对于此种情形,妹妹倒是在兄长处略有耳闻,只是此时情形还略有出入,不知是与不是?!焙蠓降幕ㄏ肴?,忽然道。

  众人的目光同时看了过去,此时的花想容与苏魅儿互相搀扶着,一层淡淡的光芒笼罩着两人,将狂风隔绝于外。

  只是刚才奔走之时,难免惊慌,头发有些许散落,可配上两女娇媚的容颜,非但不显狼狈,反而散发着一种别样的诱惑。

  “但说无妨!”木无淳点头,不置可否道。

  “不知大家可曾听过血脉跃迁一说?”

  此话出口,除了木无淳眉头微皱外,众人全都一脸茫然。

  “娘,血脉乃天赐之物,生来自备,终身无法改变?!彼兆酉腿滩蛔〉?,“怎会有跃迁一说?”

  “子贤,你错了!”

  “天元大陆幅员辽阔无边,我们大金王朝地处人族势力边缘,修行资源稀缺。很多事情不是做不了,而是我们做不了罢了?!?/p>

  说罢,花想容看向木无淳,见他只是低头思考,并没有接话的意思,接着道。

  “众所周知,锻体境后便是开脉境,而开脉,是修行路上的第一个大坎?!?/p>

  “这个坎,无关乎修行的刻苦努力与否,而是天生的!如果血脉力量太弱,无法接受天地元气淬炼,那么锻体境便是到头了?!?/p>

  说道这里,花想容转头担忧的看了眼苏魅儿,苏魅儿如今已是锻体大圆满境界,也是到了开脉的关键点了。

  虽然开脉境以上强者的后代,有很大的几率开脉成功,可那也不是必然的。

  不入开脉皆蝼蚁,由不得她不担心。

  苏魅儿感受到母亲的担心,手上不禁用力,握了握母亲的手,微微点头,她对自己有信心,就凭她一直以来领先众人的修行速度,她不认为自己会连开脉都无法进入。

  花想容收拾心情,接着道:“血脉共有凡、灵、仙、神四品,每品中又分上中下三阶,共十二个等级?!?/p>

  “本来具有开脉资质的人,便是万中无一,而且大部分都还只是灵凡两品,仙品以上的血脉,在现今的大金王朝中,一个都没有!”花想容深深的看了眼木无淳,后者依然不为所动。

  “娘,这些我们都清楚,可这与此时的情形有何关系?”苏子贤见母亲绕来绕去,始终说不到点子上,不禁追问。

  “自然有关!仙资开脉,祥云蔽日!”花想容掷地有声道,目含深意地看着木无淳,“亲家,不知我说得可对?二十年前,落雷山脉祥云蔽日,绵延近千里,三日不散,当时你与宗主还有三爷可正在当场呢!”

  当听到花想容说出三爷这个词时,木无淳一直稳健的身形,微微僵了一下,不过他掩饰得很好,很快便恢复了平静。

  知夫莫若妻,众人没有发现木无淳的异样,颜英琴却是知道自己丈夫的心结,忙上前扯了扯花想容的衣袖。

  其余众人面面相觑,刚过门的木清灵疑惑道:“可现在天空上的云朵不过只是遮蔽了七星峰的上方,十里都没到,却与二十年前的情况不可同日而语???”

  对于二十年前,落雷山脉那件震动周边五个王朝的盛事,元修界中,无人不知,可现在天空上的云朵与当年的盛况想比,实在是天渊之别,这也正是众人没有往这个方向想的原因。

  “这也正是我今天要说的,血脉跃迁!”

  “仙资开脉,祥云蔽日。其实后面还有一句?!被ㄏ肴菽抗馍了?,缓缓道,“凡灵升仙,元雨漫天!”

  说完,花想容深深地注视木无淳,仿佛想要从他那无甚表情的脸上,找出一丝丝的破绽。

  若真如她所料,这极木宗内,必然存在着惊天之密,能够使人的血脉冲破障碍,进入仙品的宝物,要是传了出去,对于极木宗来说,非但不是什么好事,反而是灭顶之灾!

  微信搜“酷匠好书”,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