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周总,带着美女出来旅游,日子过得很潇洒嘛,看来现在手头不缺钱了,欠我们公司的贷款是不是可以还了!”一个右手手臂纹着青龙的满脸横肉的大汉冲周沥大声吼道。

  马欢见状赶紧松开搂着周沥的手,立即跟他保持距离。

  “你们……你们是谁啊,我不认识你们!想……想干嘛!光天化日下想抢劫吗,我可喊保安了!”

  “少给我装傻充愣,你不认识我,我们可认得你,安发发金融公司你知道吧,我们是这家小贷公司外包的催收人员,你报警也没用,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马上给我还钱!”纹身恶狠狠地盯着周沥理直气壮地吼着,他拿出一张贷款合同和一张打印出来的周沥拿着身份证自拍的相片在周沥面前晃悠着。

  顿时四周围起了一大圈看热闹的观众,这些人就跟观影一样看得津津有味,他们不嫌事大,只怕事不够精彩。

  周沥此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低头嘟噜道:“神了啊,这么远都能被你们找出来?!?/p>   看-正版》,章节$?上酷匠;网K0k

  “不是我们神通广大,是你这厮太风流了,四处流香引我们来的?!绷硪桓銎【贫谴呤漳械靡獾氐憧⑿排笥讶?,对马欢说道:“还记得我吧,上个月催款通过手机号才加的你的微信?!彼恋揭徽畔嗥?,转给周沥看。

  画面上马欢在现在的这个酒店的大堂自拍卖萌,周沥在她身后正好走过被拍了下来,微信还显示了“凛渭古镇儒雅世纪大酒店”的位置信息。

  “原来是你这贱人,臭美个屁,害苦老子了!”周沥瞪圆眼睛对马欢骂道。

  马欢听罢阴沉着脸一声不吭走到周沥面前,突然猛地“啪!”地给他一记狠狠的耳光,大声尖叫道:“你这个大骗子,居然还有脸说!死流氓假扮土豪骗老娘跟你睡,还耽误了老娘我这么长时间!”

  几个人一下子撕扯、扭打、叫骂成一团。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看到没有,这就是想不劳而获的下场?!彼找鸬髌さ卣UQ鄱匀钴魄伤档?。

  “哼,真是个渣男,没钱还敢出来骗女人,依我看就是这个马欢傻不拉叽的才会这么容易被骗,要是我没得到点东西,才不会轻易付出呢!”阮芷巧满脸鄙夷嘲讽道,苏茵想表达的意思她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纠缠了半天,最后周沥被拉上了一辆黑色奔驰威霆跟这伙人回福孪市了,马欢此刻也无心继续旅游了,她跟公司本次团建的负责人聂丹丹沟通完,也收拾好行礼搭个顺风车跟这伙人回去了。

  吃完早饭,冯绍和严总一干人等在“凛渭古镇”周边展开了地毯式搜索,大巴车行至一个偏僻的农村,这里空气清新甜润,天空湛蓝甚远,村里河水清澈见底,山上的森林郁郁葱葱,桃林环抱。村口竖着一块长满青苔的石牌,上面刻着“叠瓦村”几个大字。

  严总说道:“我们到村里详细调查一下吧?!?/p>

  下车走进村庄,只见村里到处是一片历史悠久的土房子、草房和水稻庄稼。他们一路走来,都没见到个年轻人。此时前方有个50多岁的老农担着两蓝新米朝他们走过来。

  “大爷,请问您知不知道这附近有没什么无人区,比如山谷之类的?”冯绍问道。

  老农用力摆摆手,像没听见一样继续往前走。

  “大爷,我们就跟您打听点线索,您把您知道的跟我说,这一百元就是您的了?!蹦舻さこ槌鲆徽虐僭蟪诶吓┟媲盎瘟嘶?。

  老农眼睛一亮,放下手中的扁担,说道:“我在村里活了大半把年纪,没听说过有这种地方哦,我们村里有位百岁老人见多识广,他也许会知道一些,他家就在前面的那座山坡上?!彼低晔种竿胺揭恢?。

  “原来他会说话呀,我原以为这大爷是哑巴?!狈肷芷擦似沧?。

  “为什么在你们村都看不到年轻人哩?”刘跃问道。

  “你们应该很少来农村吧,现在的年轻人还有谁会愿意留在村里干吃苦受累的农活,全部都去大城市里打拼发财去了,现在村里就只剩下我们几十个一把年纪的老骨头了!”说罢他一把扯去聂丹丹手中的百元钞票,塞进兜里道:“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了,告辞!”说罢挑起扁担继续赶路去了。

  众人顺着老农指引的方向来到了山坡上的一座古庙前。

  这是一座旧得不能再旧的寺庙,它的屋角、屋檐都沾满了尘土,一看就知道有着悠久的年头,建筑物的木桩经过长时间的侵蚀,有一些外皮已经剥落。

  冯绍发现两边的寺墙上雕刻着一些画,他走过去认真一看,只见墙上雕着一些植物图腾,植物旁边刻着各种各样张牙舞爪的妖兽,拍拍手说道:“这肯定跟罗魂草有关!”

  走进寺门,跨过门槛,只见一位两鬓斑白,全身布满树皮一样粗糙皱纹的老头,挂着佛珠扇着纸扇,悠闲地坐在一个竹编的摇椅上摇着摇着,享受着他的日光浴。

  “大爷,您好,我们跟您打听件事好吗?”叶信波大步上前问道。

  “你……你说什么?”

  “大爷--!我们跟您--打听件事--!”叶信波拉开了嗓门大声叫道。

  “什……什么……”老大爷依旧打着哼哼。

  “爷爷,我们就想知道怎么才能到达罗魂谷,您知道吗?”严总跑到老人面前,可怜兮兮地看着他说道。

  “哎呀,我的乖孙子,你回来看爷爷啦,不要再到鬼魂谷里面去啦,里面鬼子的亡魂会把你变成妖怪的,乖乖地留下来陪爷爷,哪都不要去了,好吗?”说着老人抚摸着眼前这位八岁大的孩子脑袋,老泪横秋。

  “他果然知道罗魂谷!”叶信波大声说道。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把老人团团围住。

  “罗魂谷的入口在哪,说!快说,告诉我们!”严总激动地紧紧抓住老人的枯手大声囔道,由于太用力,头上的帽子滑落下来,露出了他白发发的头发。

  “啊……啊啊……”老人痛苦地嗷嚎道。

  “快松手,你弄疼他了!”冯绍大声喊道。

  微信搜“酷匠好书”,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