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这些人下一刻跟自己之间的距离,姜楚的心中立时出现了一个甚为清晰的判断:这要不是想干架,估计就是为了亲嘴来的吧……

  “有什么问题吗?”姜楚不卑不亢地坐在那张座位上,并没有站起来答复的意思。

  “还敢坐着跟老子说话?!给我站起来!”一个粗野不已的男声咆哮而出,随后便见一名身高足有两米开外的壮汉逼近了姜楚。

  原本宽松不已的灰色长袍,竟是被这家伙撑出了紧身衣的既视感。

  但凡能够出现在这里的,想来灵煞气都已经被迫存于那道鬼门关中了。

  所以在此强弱之间的界定,似乎便只在乎于肉体力量的差距。

  而余下包围上来的那些人虽说没有那名壮汉那么夸张,但看上去似乎都是要比姜楚要更具威胁性的。

  “从冲霄位上滚起来!”

  众人暴怒不已地厉喝着,大有一言不合直接动手的意思。

  “起不起来的那是后话了?!?/p>

  姜楚目光平静地扫视了这些人一眼:“你们谁能先给我一下,冲霄位究竟是个什么位置?”

  姜楚这话一出口时立时便引来了众人的一片嗤笑之声:“嘁!还以为真来了个不知死活的二货呢,原来只是个屁都不懂的傻子?!?/p>

  壮汉也是冷笑不已地手指姜楚训斥道:“小子!但凡懂得鬼侯前辈规矩的,谁不是对这里的冲霄位敬畏有加?你一个垃圾竟然也敢坐在这上头?”

  “哦,这样吗?”

  姜楚略然欠了欠身:“听你这话的意思,是不是你想坐这里?”

  “还是说你们都想坐这里?”

  即便隔着那张灰蒙蒙的面具,姜楚都能感受到他们面色骤变的情景。

  “呵呵……想自然是都想的,但敢不敢坐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币桓鲆跞岵灰训哪凶由粼谝慌月朴频卮斯?,也算是一句话便把那些人都给损了。

  但让姜楚有些诧异的是,竟然并没有人因此而冲他发火。

  转头看去时,在自己相隔不远的位置上同样坐着一名面具灰袍的男子,而且听声音就感觉年纪并不大。

  “我来告诉你吧?!?/p>

  阴柔男子目光颇具玩味地上下打量了姜楚几眼:“所谓冲霄位,乃是百鬼巷中阳乾三连的主卦位,但凡身具此位接受灵武传承者,必定事半功倍、远胜他人?!?/p>

  “但从另一个角度而言,能够有资格坐在这个位子上的人,无一例外的都是千百年难遇的绝世奇才。无论是资质天赋还是后天进境,都是人上之人的极品?!?/p>

  “如果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配坐在冲霄位上的话,本少还真就不屑于再来此地跟你们这帮废物为伍了?!?/p>

  阴柔男子的话到后来时已经极为难听了,但即便如此,身边众人竟是依旧噤若寒蝉地没有谁敢提出什么异议。

  “哦,感谢科普?!苯鹩α艘簧?,看上去并没有跟他较真儿的意思。

  但同样也没有起身离开的动作。

  阴柔男子原本微带的阴笑似是因此而一僵,转而语调也是逐渐冷了下来:“不识好歹的东西,都已经告诉你冲霄位的来历了,居然还不滚开?!”

  那名壮汉等人也是连连在一旁帮着腔:“就是说!连……这种天纵奇才的强者都未敢坐在冲霄位上,你一个废物东西有什么资格赖在这上面?!”

  或许是还想刻意隐瞒一下那名阴柔男子的身份,这些人中竟是无一人敢报出他的名号。

  姜楚对此只是轻笑着扫视了这些人一眼:“来者不能坐在冲霄位上,是百鬼巷中的明文规定吗?”

  壮汉等人为之一愣,有种无从回答的感觉。

  确实,冲霄位的空缺几乎已经成了百鬼巷中约定俗成的规则,但如果当真从鬼侯定下的规矩而言,还真就没有任何一条明言不许他人坐在冲霄位上的。

  “看你们这意思,应该是没有吧?”

  姜楚目光渐冷地再度看了看这些人:“那你们狗拿耗子管什么闲事?一帮皇上不急太监急的货色?!?/p>

  “卧槽!这小崽子居然敢这么猖狂?!我看你真是活腻味了!”

  壮汉暴怒不已地猛然冲到了姜楚的面前,一记直拳毫无留手地轰砸向了他的脸上。

  拳风皱起时,连一旁围观的那些人都感到一股急速的气流从脸庞之侧划过了。

  酷匠w网V《永j●久pK免IZ费I看A小√说{h0

  “呵,这废物东西也不知道是从哪来的蠢货,居然敢在黑熊的面前嚣张,活该被打死??!”

  旁边有知道这名壮汉底细的人此刻已经忍不住冷笑出了声,只等着看姜楚被一击打得脑浆迸裂的样子了。

  而余下众人虽说没有言语,但也俱是一脸冷漠地注视着这一幕,眼中更带着一丝不加掩饰的幸灾乐祸。

  毕竟此刻这里的人越少,待会儿对自己也就越有利,没谁会为了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玩意儿过分施舍自己的怜悯。

  “嘭!”

  而当一声闷响随之响起时,这些人面具之下的那张嘲讽笑脸,却是无一例外地顿时便僵住了。

  姜楚依旧坐在坐位上没有起身,但他的右手,已经平稳而牢固抓住了那名壮汉全力轰击而来的拳头。

  “骗人的吧?!黑熊即便不动用灵煞气,这一拳也足有几千斤的冲力??!这家伙怎么可能挡得???!”

  壮汉同样瞬间便有些慌了,猛然再度发力想要将拳头抽回来时,却发现自己的那只手犹如长在了这小子的手中一般,连动都没法再动了。

  “你去死吧?。?!”

  恼羞成怒的壮汉咆哮一声,另一只拳头也已抡动而起,以疯狂之势照着姜楚的脸上再度砸了过来。

  但下一刻令人牙酸的声音骤然响起时,所有人却俱都因此而再度惊呼了一声:“咔嚓!扑通……”

  姜楚坐在坐位上连动都没动,但壮汉的身躯却是犹如一个急速转起的螺旋桨一般在半空中连打了几个转,最后重重摔塌在了一旁的几张坐位上。

  短暂的死寂过后,壮汉抱着自己几乎已经完全粉碎性骨折的手臂在地上惨嚎着,甚至至此都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如何输在了那个被自己视若垃圾的家伙手上。

  “一张坐位而已,坐哪里都是坐?!?/p>

  “我不管它是不是什么冲霄位,我只是单纯想坐这里罢了?!?/p>

  姜楚平静而懒散地往椅背上一靠,目光却是逐渐阴冷地扫视着围拢于自己身侧的其他人:“还有谁不愿意我坐在这上头的,上前一步跟我说?!?/p>   微信搜“酷匠好书”,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