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禁城。

  世界上最庞大的宫殿建筑群。

  这里曾是天下中枢,象征至高无上的皇权。

  如今,这巍巍宫阙仍受到重重?;?,在亿万民众心目中也依然具有极为特殊的意义,即便能穿过层层森严门禁进去参观,多半是小心翼翼,怀着敬畏,如同朝圣。

  在这里举行订婚仪式。

  那是古代皇室成员的特权。

  从昨天起,紫禁城关闭,连续两天不接待游客,很多人以为,可能是哪位外国首脑要来参观。

  这些人不会想到,紫禁城这次关闭,是为一场盛大订婚仪式的举行做准备。

  夜幕降临。

  位于紫禁城中轴线上的宫殿,都吊起大红灯笼,极为喜庆,如果能从空中俯瞰,一定会被这大红灯笼高高挂的景象震撼到。

  金銮殿。

  紫禁城最恢弘的宫殿。

  此刻大殿门前已摆放三张华贵坐榻。

  这坐榻与大殿内高台上御座差不多,很气派。

  三张华贵坐榻两边,总共排列着八把椅子,一边四把。

  这意味着,金銮殿前,汉白玉基台之上,会有十一位大人物就坐。

  大殿汉白玉基台前的广场上,不少人聚集,有人握手寒暄,有人与老友交谈,有人举起手机拍照,记录近代百年从未有过的景象。

  还有一些人小声议论摆放在金銮殿门前的三张坐榻属于谁。

  楚大师占一席。

  另外两席呢?

  这世上还有人能跟楚大师平起平坐?

  人们疑惑也好奇。

  广场两侧,各有一排桌子,被大红绒布覆盖,桌子上摆满美食、美酒、礼品,到场的宾客,可随意拿取。

  这场订婚仪式,更像酒会。

  要进举行订婚仪式的广场,就必须经过太和门。

  一大群公子哥儿簇拥着沈冰通过太和门。

  “许少选在这地方订婚,绝了?!币晃还痈缍刑?,也有些羡慕许晋泽。

  “我倒是替他发愁,订婚选在这里,结婚典礼该去哪办呢?”沈冰似笑非笑,略带调侃意味。

  “结婚的地儿,确实不好找?!?/p>

  “还是太子深谋远虑?!?/p>

  “估计许少还没考虑结婚这事儿呢?!?/p>

  几个跟沈冰关系不错的纨绔,你一言,我一语。

  傲然前行的沈冰不经意间瞥见一个人,龙门京城分堂的堂主张俊,看到张俊,沈冰就想到苏昊。

  三天前,他被苏昊当众扔进江里,狼狈至极,耿耿于怀,而张俊,曾是苏昊最忠诚的追随者之一。

  就算龙门已投靠他师父,很多人还心向旧主。

  沈冰想罢,冷冷一笑,隔着十几米,朝着张俊喊:“张俊,你过来!”

  正在跟一群老友叙旧的张俊,下意识扭头,看到冲他冷笑的沈冰,眸光微微一凝,断定沈冰不怀好意。

  “别在那杵着,过来?!?/p>

  沈冰好似呼喊跟班随从,大庭广众,一点不给张俊留面子。

  张俊很不爽,却还是挤出笑脸,走了过去,沈冰今非昔比,身为楚大师的弟子,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偌大京城,乃至整个华国,没几个人敢不给沈冰面子。

  “我的皮鞋有点脏,你给我擦擦?!?/p>

  沈冰冷笑着让走过来的张俊擦皮鞋,惹得周围人纷纷侧目。

  “太子真会开玩笑……”

  张俊继续强颜欢笑。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我跟你开玩笑!”沈冰面露鄙夷,继续道:“用你的衬衫袖子,给我把鞋擦干净?!?/p>

  张俊笑容僵滞。

  沈冰把话说到这份儿上,张俊没法在打哈哈,为自己圆场。

  众目睽睽,沈冰要求张俊擦皮鞋,这是赤裸裸的羞辱。

  张俊的朋友都为张俊捏把汗,却敢怒不敢言,更没谁挺身而出为张俊解围,因为他们都得罪不起沈冰。

  人们默默看着张俊。

  “快擦……”

  沈冰一跟班嚣张催促张俊。

  张俊抬手,咬着牙挠了挠后脑勺,在纠结,在按捺怒火,在衡量尊严面子与安危哪个更重要。

  “太子,我的鞋,都是别人擦,我不会擦鞋?!?/p>

  张俊心一横,决定抗争。

  士可杀不可辱!

  “找死!”

  沈冰抬脚,二连击,先踹张俊肚子,张俊吃痛弯腰,沈冰再踹张俊的头。

  张俊轰然倒地。

  沈冰顺势踩住张俊的脸,完全把张俊当成出气筒,出三天前那口恶气,狞笑道:“给脸不要脸,还以为苏昊能护着你?若非今天晋泽订婚,我踩爆你的头!”

  被踩着脸的张俊,恨得咬牙切齿,奈何现在的沈冰,宗师难敌,张俊挣扎不了、反抗不了。

  “滚!”

  沈冰说着话,一脚把张俊踢开,然后傲气十足走入广场。

  人们见沈冰走过来,要么离着很远就避开,要么卑微打招呼。

  这一刻,沈冰很满足很惬意,觉得自己就是震慑全场的王者,无人能及。

  几人赶紧过去搀扶起张俊。

  张俊张嘴吐血,既狼狈又显得悲凉。

  “俊子,去医院吧?!?/p>

  张俊的好哥们儿李啸林,要送张俊去医院。

  “不碍事……”

  张俊用手背抹去嘴角血渍,咬牙盯着沈冰渐行渐远的背影,恨,却无可奈何,深切体会到什么是弱者的悲哀。

  晚上八点。

  订婚仪式开始。

  李公、吕公、赵公、沈伯钧,以及香江四大家族的家主,从太和殿后走出,坐在八把椅子上。

  《、更S新最u;快V上#酷、匠√_网0“

  论身份地位,香江四大家族的家主,没资格跟华国四巨头平起平坐,可在华国,香江四大家族的家主,最早追随楚大师。

  楚大师让他们坐在这里,没人会反对。

  八位大佬现身。

  人们不再闲聊,默默等待,等待今晚最重要的三个人现身。

  楚大师。

  在场很多人只是耳闻。

  至于另外两位能跟楚大师平起平坐的人,对在场所有人而言,极为神秘。

  “恭迎三位仙师!”

  司仪说着话,转身朝着金銮殿鞠躬。

  刚刚落座的八位大佬也陆续起身。

  沈伯钧、香江四大家族的家主更是欠身行礼。

  广场上,几百达官显贵也纷纷欠身。

  张俊也含恨弯腰,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

  只要楚大师在,龙门的人,就抬不起头,就只是卑微的奴仆。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震惊所有人。

  楚天、姜自在、李双红从空中缓缓飘落,如天神下凡。

  微信搜“酷匠好书”,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巅峰的神说:   小目标实现,加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