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妖王回去后让跟在身边的幽冥地府的尊修回西武城求援,他是一步也动不了了。

  厉苍烨听说后大骂血妖王废物,一手好牌能打成这副德性,西武盟分兵去北武界,还要准备漩涡秘迹和密切关注虚空碎陆的情况,已经没有帝修和强力尊修派去妖王山,他让来人带话回去,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先养好伤再说。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血妖王得知回复知道事情暂时也只能先这样了,他把妖王山的事务交给黑妖族族长乌石和棕妖族族长宗根后,便闭长关养伤。正如前文提到的,他想要回归巅峰状态,很难、很长。

  刘夺则是进入金顶阁养伤,顶级元石白妖族敞开供应,族长不支持还能支持谁。

  齐洛重创血妖王后便离开,先到中武城,东武盟管辖区域把白妖圣殿的秘密传送结界和这里的联通,然后迅速回归虚空碎陆驻守。

  妖王山那边这段时间消停了许多,刘夺一仗打出威名,他的伤是皮肉伤,对圣修来讲不叫事,没人敢轻易进入原白妖族地送人头,给众多白妖族修士造成好像他们又回到称雄北武界的岁月。

  白潮声头脑冷静,妖王山的圣修被打残,可还有尊修在,因此对族人的行为约束并没有放松。

  问题还是出现,白妖族人在族地活动长时间没受到干扰,而且时常能从废墟中有所获得,毕竟是自家地盘,仿佛淘金者找到金子般极大刺激了族人探索的热情。直到后来有的修士甚至重新在族地定居,不怎么回圣殿。

  这可愁坏了白潮声,他四处游说,劝说族人返回圣殿。但这些人大多数比他资格还老,又在原址重建家园,难舍难离,根本劝不动。

  正当白潮声苦口婆心劝回一家之时,远方两处有族人居住的地方遭到乌石和宗根的打击。全员覆没。

  好在搬出去的各家分散在族地各处,事情发生后,调头便向圣殿内跑,这两个尊修没有打击几家后便不得不罢手离开,他们可不愿去触让血妖王铩羽而归的圣殿结界。

  族人又有大量损失,白潮声不敢隐瞒,只得震动金顶阁向族长汇报。

  “潮声,你真会挑时候,我这腿刚刚恢复。”刘夺打着哈哈露面,他的腿伤最重,这伤好了,意味着其他伤势早已痊愈。

  “怎么了,脸色如此难看?”刘夺见白潮声苍白的脸色,神情大变。

  白潮声诉说这一个月来的情况。

  “哎!人心不足蛇吞象啊,何况对方比我们还强。”刘夺没有怪白潮声,后者尽力了,是欲望蒙蔽了这些修士的双眼:“是我工作没做到位。”

  “这怎么能怨族长呢。”白潮声急了,那些顽固的老家伙们自己都劝不动又怎么会听刘夺的,后者别在心灰意冷,撂挑子不干,那白妖族刚有点的希望将彻底泯灭。

  “我承诺的事从不反悔。”刘夺拍拍白潮声的肩膀,知道后者的担心,这点打击他还是能承受的。

  事情都有两面性,经此一役,倚老卖老的白妖修士所剩无几,刘夺和白潮声管理上再无阻碍,而且人员减少,圣殿内没有那么拥挤,可以按功能划分区域,建立相应规矩。毕竟无规矩不成方圆。

  刘夺用这段时间白妖修士采集来的资源给五六阶修士配发丹药和武器,这几乎成为他在一个新地方落户的常规手段。

  超强的炼金能力、高品质的资源,刘夺的声望是靠一步一个脚印累积出来的。

  几天下来,被黑棕两位尊修打击的士气又逐渐恢复,刘夺宣布要闭关修炼,族人知道以漩涡秘迹对赌地盘的事,并不为奇而且还都大力支持。

  暗地里刘夺把白潮声叫到一边,诉说真意,他是打算去搬尊级救兵,坑乌石和宗根,忍气吞声不是刘夺性格,没机会创造机会也要报仇。

  白潮声知道刘夺能量大、关系深,让他放心去,不用操心族内的事。

  秘密传送结界依旧是禁地,只有刘夺能随意使用,他知道现在结界的另一端连接的是哪里放心的传送。

  来到中武城,刘夺辗转来到炼丹公会,由他们派人掩护出城,然后刘夺隐入山野向海武界进发。

  岛主回归,两大长老自然出迎,如今岛内一片繁荣,他们做好分内之事的同时也有了时间修炼,这都是刘夺的功劳。

  ya最Z新L章`◇节上&`酷/匠)网Z0e

  刘夺得知该情况后十分高兴,又问起欧阳擎歌的近况,被告知还在修炼。

  “这有点不太好办了?”刘夺挠挠头:“本来想请擎歌尊修出面帮忙的。”

  “我看你只有遇到难处的时候才想到人家。”欧阳擎歌现身,能让她不请自来的非刘夺莫属。

  “来来,本岛主难得同时见到三位高层,坐下喝几杯。”刘夺笑道,这就是亲人朋友,嘴上有埋怨,但你遇到难处会毫不犹豫的站出来。

  “这恐怕是我请你们吃的最后一顿饭了。”欧阳擎歌兴趣欠奉,欧阳擎策、欧阳擎略不敢造次,刘夺只好使出激将法。

  此话一出,三人大惊,刘夺这是遇到什么困难了。

  “我被赶鸭子上架做了白妖族族长,恐怕在当擎苍岛主不合适。”退掉岛主的头衔也是刘夺此行的计划之一。

  接着,他把北武界近期发生的情况详细做了介绍,由于篇幅较长,另三人自然而然的坐下倾听,时不时用酒滋润发干的喉咙。

  “岛主跟族长由不冲突,你这个族长在这里呆了几天?还把这里当后宫别院,我不同意,二位长老说呢?”欧阳擎歌迅速从精彩的故事情节里走出来。

  “哦!不同意!”这一嗓子把两位长老唤醒,异口同声,想跑?门也没有。

  刘夺也觉得欧阳擎歌说得在理,再坚持伤感情:“那擎歌尊修肯出面帮我去修理那两个不要脸的族长吗?”

  “如果是刘夺开口,不好使。”欧阳擎歌撅着嘴:“如果是岛主下命令,那我这个副岛主还有什么话说。”

  “得了,副岛主听我信。我敬你一杯。”刘夺一拍桌子,事办妥了。至于欧阳擎歌的战力他不担心,多年潜修让后者无限接近九阶。

  三个男修还要继续喝,欧阳擎歌不胜酒力,回到内岛休息。

  借着酒劲,欧阳擎策点拨刘夺,欧阳擎歌对他的心意那是明摆着的,找个机会收了吧,别说无福消受那类屁话,帝修刘夺都照收不误。

  刘夺解释,他一直把欧阳擎歌当朋友,当姐姐看,尤其还是欧阳擎苍的妹妹,那必须得尊重,至于其他想法没考虑过,自己是有不少妻子,但都是两情相悦、水到渠成,不是见一个爱一个,通通拿下。

  欧阳擎策叹气,一个巴掌拍不响,他又劝刘夺走之前不要去擎苍塔,免得引起误会。

  误会?

  刘夺乐了,他跟血妖灵女更不可能有男女关系,而且擎苍塔还必须去。

  “你这孩子怎么不听劝呢?”欧阳擎策一拍桌子,有些事传出去好说不好听。

  微信搜“酷匠好书”,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