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明国大军虽退,郑龘却仍不敢懈怠,连日与诸将议事,每至深夜方止。傍晚时分,关下忽然传来喊杀声,他神经过敏,忙率众前往探查,待到了石苇的营前,赵箴和他的亲随们早已被大卸八块,弃尸荒野。

  “你...你你你你...”

  郑龘气得脸色铁青,指着石苇的鼻子说不出话来。

  “陛下请看!”

  胡姼踏前一步,双手递上一个纸单。

  “袭...袭营...刺杀安北郡侯...劫掠甲胄财物...什么,还妄图盗尸!”郑龘边念边瞪眼,他知道石苇必杀赵箴,料想到的却都是些粗暴手段,谁知着小混蛋还懂得罗织罪名,真是有长进。

  “无论何种理由,石苇阵前斩杀主将,乱我军心,臣请陛下严惩!”李天再次粉墨登场。

  “臣附议!”

  王铮又是第一个跳出来,就跟事先排演好了似的。

  最?新Z章节?上‘O酷NV匠&o网$m0D

  “臣也附议!”

  吴兆龙依旧是第二个。

  “你小子该不会是结党营私,意图谋反吧?”石苇传音给李天。

  没等李天回答,文武朝臣都纷纷站出来指责石苇,继而要求天子严惩,石苇气得差点儿乐出声来,因为他们就是五天前力主封赏的那些人,除了死鬼赵箴,竟然半个没都落下。

  趋炎附势,随波逐流,也是凡人的专利。

  “安北郡侯擅杀朝臣,虽事出有因,却罪无可恕...”郑龘眯起眼睛瞟向石苇,见他没什么反应,心中不免有些失落,于是清清嗓子继续说道:“...但念你近来建树颇多,又斩敌立功,且关入军牢,候罪待参吧!”

  说着,郑龘忽然睁大眼,四下逡巡一圈儿,深邃的目光扫过面前的每一个人。

  “陛下英明!”

  群臣都不禁打了个冷颤,随即唯唯退下。

  赵箴累功封九顺伯,是个货真价实的勋贵,这样的人稀里糊涂就被杀了,满朝公卿自是人人自危,故而纷纷主张处置石苇。不过话说回来,石苇的确不是个东西,贪财好色有之,挟私报复的事儿也没少干,但这小子内外轻重还是拎得清的,只有面对敌人才露出獠牙。

  想通这个关窍,幕后的主使已然呼之欲出,天子的反应足以说明一切,就差亲口承认了。一瞬间,不识相的人全部销声匿迹,大家目送着石苇被两个女官锁了带走,眼中竟满是同情与善意。

  “看到了吧,凡人也会见风使舵,比修仙者好不了多少?!崩钐於阍谝慌酝敌?,顺便传音打趣。

  “人心呐!”

  石苇摇摇头,再没说什么。

  将叛徒和麻烦一勺烩了,郑龘龙心大悦,于是顺理成章地接收了石苇的银精铠甲。团山的私兵的确骁勇,但由于冥冥中的某种警告,他们不能再上战场,不过捡尸体的活儿还得干,于是赵成和鹿泉分别被封为左右司祭将军,该干嘛干嘛去。

  无端死掉数百人,外加一个地位显赫的勋贵,事情就这么轻描淡写地揭过。战时苛法不假,但天子威德甚重,军心、民意都翻不起半点涟漪,对于那个替罪羊的处置也就此搁下不谈了。

 转眼一个月过去,黑明国的援军陆续赶到,兵力超过了两千万。但范昱铎似乎被吓破了胆,只躲在草原的深处安营,据河固守,始终没有进攻的迹象。大郑也在增兵,钱粮、军械源源不断运往万水关,但郑龘也没有出战的意思,只是每日主持操练,加固城防。

  没有了战事,自然用不着捡尸体,但团山的私兵并没有闲下来,他们正在英雄冢附近大兴土木,为获罪的安北郡侯营建军牢。

  “我们家不缺这几个钱,坐牢也要坐最好的!”柳红莺觉得石苇委屈,破天荒地做了一回主。

  于是,英雄冢斜对过的河流改了道,汇成一片数十里的莲池,邻水修建了大片园林,亭台、画舫、假山、怪石应有尽有,园林内排布了几座别院,鹅卵石铺就的小路曲径通幽,还有一片跑马场隔水相望。至于石苇的囚犯身份,柳红莺命人在大门口扔了一个铁笼子,用木牌写上“军牢”二字了事。

  两万多人日夜赶工,别院和园林很快初具规模,石苇与几个媳妇儿日夜饮酒作乐,哪还有个囚犯的样子?最初的几天,那两个女官还板着脸说教两句,派几队士卒装模作样地巡逻,刘月筎看着心烦,出手便是三十万两,自此再没了声息。

  这期间,胡姼也温顺得可以,再不讲什么大道理,致使石苇像个被宠坏的孩子,愈发无法无天了。

  两天前,石苇突然来了脾气,将赵成和鹿泉找来一通臭骂,硬说别院的墙壁太穷酸,还拿齐大林的望月轩说事儿。赵成和鹿泉不知齐大林的身份,左思右想也没辙,于是干脆率军进城,去拆望月轩的主墙,不想被闻讯赶来的齐大林堵了个正着,五百多人都被打成了猪头,傍晚时被扔回来。

  “王八蛋,老子几时让你们去拆人家的墙了!”石苇坐在个石墩子上,爹长妈短地骂,对面是一群鼻青脸肿的士卒。

  “亲兄弟,明算账,你出钱,我垒墙?!逼氪罅至绞直ё偶绨?,只等拿钱。

  “上梁不正下梁歪,这也是人心?!崩钐煨ξ刈吖?,手里提着一盒点心。

  “你怎么才来探监...就拿这点儿东西?”石苇不屑地撇撇嘴。

  这一个月来,朝中的勋贵、大臣几乎都来过了,每日摩肩擦踵,金银珠宝堆成了一座小山。石苇名为坐牢,实则极受天子信重,宦海沉浮的人都有一双慧眼,自然要拼命巴结。

  “铁公鸡都拔毛了,你还想怎么着?”龙骦接过点心,打开往嘴里塞。

  “对了,郑龘那个小王八蛋呢,也还没送礼!”石苇站起身,往李天身后踅摸。

  “有人要见你...”李天板起脸,继续说道:“...临来的时候叔祖交代过,让你务必谨言慎行,一切小心?!?/p>

  “去...九合秘境?”

  石苇心中一凛,不禁想起当日在万水关感应到的几股气息,连老李都无比慎重,看来对方绝非等闲,且来者不善。

  “快走吧,郑龘和范昱铎已经到了?!崩钐齑叽俚?。

  “郑龘?范...范昱铎!这是怎么回事?”石苇被彻底搞蒙了。

  微信搜“酷匠好书”,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